關閉 微信掃碼關注株洲新區發布公眾號
您當前位置:株洲高新網 >> 文化 >> 原創文學>> 無可救藥的歡喜

文章內容

無可救藥的歡喜

作者:方芳 來源:株洲新區 發布時間:2019年09月09日 瀏覽次數: 【字體:

  我讀初二時,班上新來了一位剛大學畢業的英語老師L。L老師豐滿卻不笨拙,圓眼鏡后是她獨有的、圣母一樣純潔的目光。L老師上第一堂課時,穿了一件鵝黃色的上衣。這件上衣是棉質的,輕薄而半透明,款式是當時最流行的:一字肩,肩下有些褶皺,袖筒寬大,襟擺寬大。衣服的顏色、款式和質地,很好地襯托了L老師的氣質,使她除了眼神里的無辜,渾身也在散發一種美好的溫柔之氣。


  少時的我,孤獨又乖僻,是一個心思重的孩子。見到老師這番模樣,視線一經觸及某種異常的審美,便無可救藥地喜歡上了這種顏色。而平日里,瓜果蔬菜什么的,深深淺淺、偏紅偏正的黃色類多的是,卻無一件教我產生過如此強烈的感覺。L老師這件上衣,也許在她十分尋常,在我,卻是當天乃至后來很長一段時間的全部——我對暖色的認知,始于她的那件上衣。


  此后,我的眼睛里開始遍布黃色的東西:藤黃的,石黃的,鴨黃的,雄黃的,杏黃的,柳黃的,姜黃的……風過千層浪的稻谷,既扁又鼓的大南瓜,村道上搖搖擺擺吃露水草的初生鵝,一些畫作大手筆的用色……最后,它們都高升到山崖頂端。清晨時分,開門便迎進來的溫暖光線——太陽是黃色的:攝人心魄的黃,令人膜拜的黃,不可抗拒的黃。


  此后,我像文曲星附體,潛力突然爆炸,英語成績蹭蹭上升。而此前,我的英語成績一直不及格——教我們英語的老師,人雖然美到不可方物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的穿著打扮,幾乎沒有一天重復過,但我卻從未喜歡過她鏡片后牛眼一樣但是冰冷的眼神,自然,這番情形也無法使我這樣一個學生成績好到哪兒去。


  很多年過去,L老師的上衣,根植于我的記憶。明亮柔淡的鵝黃色,有效稀釋了一個少女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孤獨情懷。由鵝黃到其他更為熱烈、奔放的同色系的其他黃色,不止是想象空間的拓展,也是情緒梳理的好物件,更是一種審美的發端與延伸。它對于一個鄉下女孩來說,產生了干凈溫雅的美。


  前一陣,一位知名作家朋友在朋友圈曬出了她種的絲瓜花,絲瓜花一朵朵黃嫩嫩,高高地立在墻頭,背景是雨后灰中帶藍的天幕。目睹這可愛的明媚,我又被擊中,仿佛回到初二時L老師的課堂。多么溫暖又美好的記憶!


  又到教師節,想想一晃過去卅載,L老師的一件在今天看來極其普通的上衣,卻能誘發學生來自心底的敬慕,并將美感持續終生,這不能不說是教育的奇跡、命運的造化。


  祝福所有愛學生的、被學生愛著的老師們。
?


主辦單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區委宣傳部
承辦單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區委網信辦
通訊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株洲大道北1號高新大廈
版權所有:zzgxxc.cn 2008-2019
備案號:湘ICP備19007955號
熊猫麻将外挂是真的吗